×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孔雀公主楊麗萍為保持身材20年靠助理洗澡,30年不吃米飯養花種菜,今63歲成不老女神,無兒無女,歎:婚姻不是女人唯一歸宿

如意 2021/09/27

「人間仙子」

「孔雀公主」

楊麗萍似乎有一種「仙子下凡」的氣質,她走路都像在跳舞一樣有靈動感。

然而就是這個在舞蹈界造詣很高的「仙子」卻被冠上了「不食人間煙火的另類」的標籤。

與其說她不食人間煙火不如說她生來就是「孔雀公主」。

1958年她出生在雲南大理洱海的小村子裡。

如詩如畫,漫天星星點點的花海,鳥鳴蝶舞隨處可見孔雀的身影。

楊麗萍與村裡其他小孩不同, 她不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打鬧嬉戲。

她喜歡自己一個人欣賞「水怎麼流、胡蝶怎麼飛、一朵花怎麼盛開」

她最喜歡觀察大自然一切靈動的韻律,尤其是喜歡觀察孔雀的一舉一動。

母親為了養活四個孩子常常外出打零工,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就落在了楊麗萍身上。

在那個缺吃缺喝的年代,楊麗萍卻有著對舞蹈的一股激情,她經常在照顧弟弟妹妹的時,

學著孔雀的樣子舞來舞去,而這似乎也開啟了楊麗萍走進舞蹈藝術的大門。

兒時的楊麗萍

楊麗萍11歲那年,她正在操場上帶領同學們做操,她柔美的身段,

以及渾身所散發出來的靈氣,被西雙版納歌舞團的領導一眼相中了。

楊麗萍聽說去歌舞團每個月可以有30塊錢的收入,她當即就同意了加入歌舞團。

後來母親知道這件事後,堅決反對她去跳舞。畢竟在那個年代,女孩子跳舞是有傷門風的一件事。

楊麗萍是鐵了心要去學舞蹈。後來,她背著母親又偷偷跑去了歌舞團,母親執拗不過,也就由著她了。

楊麗萍對舞蹈的追求非常高漲,她常常為了把一個動作做到極致而多次練習。

而其他女同學覺得達到老師的要求就可以了。

打扮時髦的楊麗萍

在團舞訓練時,當大家把動作做到半分滿的時候,楊麗萍卻力求追求做到完美,因而她的動作常常會慢別人半拍。

再加上楊麗萍平時都會注重打扮自己,喜歡穿裙子,喜歡讀書,而在其他同學眼裡卻成了被排擠的一個,

為此楊麗萍經常一個人偷偷練習舞蹈。

楊麗萍戲劇性的舞蹈之路

1979年,舞蹈團有幸被邀去國外演出《召樹與楠木諾拉》,

這部舞蹈劇主要講的是孔雀公主被迫離開皇宮的故事,當時的楊麗萍只是替補。

當舞蹈劇即將開始的時候,飾演孔雀公主的主角突發性生病了,楊麗萍就登上了舞臺。

舞臺上,楊麗萍把孔雀公主表演到了極致,尤其是在孔雀公主被迫離開皇宮的那一刻,

楊麗萍那靈動的手指在空中騰空而起,觸發觀眾心中最柔軟的神經,不少觀眾默默流淚。

楊麗萍當時演出時

楊麗萍迅速成為了歌舞團的臺柱子,同時也引來不少男同學的追求。

有的給楊麗萍寫情書,有的瞻前馬後討她喜歡,還有的在她床上放一把刀,寓意著誰要搶楊麗萍就和他拼命。

兩年後,楊麗萍被中央歌舞團調走了。

在中央歌舞團的舞者們都是科班出身,她們的基本功遠遠在楊麗萍之上,

在她們眼裡,楊麗萍的表演就是野路子,是登不了檯面的。楊麗萍自然也受到了同學們的排擠。

儘管如此,因為熱愛,楊麗萍常常獨自在練功房練習舞蹈,夜深人靜,當大家都酣然入睡時,

宿舍外總有楊麗萍苦苦訓練的身影。

楊麗萍對舞蹈的熱愛已經超乎了循規蹈矩的排練

有次排練一個關于民族女孩戀愛的舞蹈劇,老師在傳授大家如何演藝時,楊麗萍突然打斷了老師的話。

在楊麗萍的意識裡,民族女孩的戀愛應該是熾熱的,大膽開放的,這與老師所演繹出來的那種保守格格不入。

楊麗萍

話說舞蹈老師也何嘗不想演繹出民族女孩特有的美,可是這種發自內心的美,

這種靈動的美,只是靠單純的跟學是如何也達不到的。

楊麗萍「隨心所欲」的舞蹈表達自然也入不了老師的眼。

楊麗萍「人間不老女神」之淵源

1986年全國第二屆舞蹈大賽時,楊麗萍的《雀之靈》並沒有被老師選上。

她獨自騎著腳踏車去給組委會送錄影帶。當她來到組委會時,

有人以各種理由拒絕了她,有的說是需要以學校單位送審為主,有的說已經結束了報名時間。

楊麗萍失望至極,就在這時有人提議讓她在組委休息時播放自己的錄影。

沒想到,當影像一播出時,所有的組委會成員都震驚了,他們驚歎這才是最高的舞者。

《雀之靈》

離婚後的楊麗萍便一心撲在了舞蹈事業上,為了追求舞蹈的美,她把指甲留到了5公分長,

每年都要花上18萬做美甲保養,甚至她也創造了20年靠助理洗澡,30年不吃米飯,一生不育的先河。

楊麗萍名利雙收時,她的婚姻卻充滿了坎坷。

楊麗萍的第一個男友是在中央歌舞認識的。後來兩人在接觸中發現彼此不合適而分手了。

1990年,楊麗萍認識了大她八歲的台商劉淳晴,兩人很快熱戀並走進了婚姻。

劉淳晴的母親抱孫子急切,楊麗萍卻遲遲懷不上孕。

劉淳晴與亞楊麗

有一天劉淳晴帶楊麗萍去醫院檢查身體時,醫生告訴楊麗萍,她的身體因瘦弱而缺乏營養,

這樣不容易懷上孩子,聽完醫生的話,楊麗萍的內心五味雜全。

舞蹈還是生孩子?楊麗萍思索許久,她鼓起勇氣對劉淳晴說出了自己不生育的問題,並向他提出了離婚。

離婚後的楊麗萍便一心撲在了舞蹈事業上,為了追求舞蹈的美,她把指甲留到了5公分長,

每年都要花上18萬做美甲保養,甚至她也創造了20年靠助理洗澡,30年不吃米飯,一生不育的先河。

現在手上的指甲已經留了18年了,長達5公分,每年在指甲上要花費10多萬來養護。

長指甲有時候會讓她不方便做一些事,但是多數情況下她都能自己解決。

有的菜夾不到就讓助理給她放到盤子裡,她洗乾淨指甲用指甲抓著吃。

也不影響玩手機和寫字,按電梯也是用手指關節按,生活有不方便的地方就需要助理幫忙。

洗澡或者洗指甲細節就需要助理的幫忙,不過這也沒什麼好議論的,普通人洗澡也需要搓澡師幫忙。

因為指甲的緣故還被好朋友張紀中邀請去拍攝《射雕英雄傳》裡的梅超風,

她的指甲不用化妝也能真實的演繹出來。

而在接梅超風這個角色時楊麗萍還是有顧慮在的,她覺得「梅超風」是個比較「惡」的形象,

會不會影響觀眾再看她表演孔雀公主的時候出戲。

這一顧慮讓劉淳晴化開了,他給楊麗萍分析「梅超風」並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女魔頭,

她對師傅有情有義,是個很值得去拿捏塑造的角色。

不得不說,劉淳晴絕對是個合格的伴侶,尊重愛人的決定,也會替她分析問題,

這樣的伴侶何嘗不是一位千載難逢的「知己」呢?

在劉淳晴的指導下,楊麗萍給觀眾呈現了一個凶而不惡的「最美」梅超風。

回首這麼多年,楊麗萍的舞蹈生涯已經達到了眾多舞者可望不可及的境界。

但是楊麗萍沒有因此放棄學xi回家養老,她還堅持活躍在舞臺之上。

這兩年為了安全著想,很多演藝行業減少了演出,避免人流聚集。

減少演出的楊麗萍也有時間去陪陪家裡的老母親。

楊麗萍閒暇時間就在自己家裡養養花擺弄擺弄盆景,自己家裡的小院仿佛就像一個小世界一樣。

她就像生活在花裡的「仙子」「公主」,低頭、輕扶都像仙子一樣靈動輕盈。

說起楊麗萍家,大家肯定第一時間想起太陽宮和月亮宮。

月亮宮依山而建,斥資近4000萬,露臺寬闊明亮,青石拱形的形狀宛如彎彎的明月。

站在落地窗前可以遠眺洱海,風景一覽無遺,宛如仙境。

早些年楊麗萍把太陽宮和月亮宮全部捐給了大理市。

現在太陽宮已經對外開放成了一家酒店,太陽宮玻璃長廊延伸到洱海上,三面環海的

房價更是高達4000一晚。

即便如此慕名而來的旅客數不勝數,經常訂不到太陽宮的房間。

仙子就是仙子,連住的地方都宛如仙境,想象到她在玻璃走廊裡起舞的樣子肯定非常優美。

沒錯她就是「孔雀公主」本主,現在的楊麗萍是中國舞蹈家協會第十一屆副zhuxi。

已經在藝術行業有這麼高的成就了還是會有人在評論區裡指責她無兒無女。

楊麗萍的人生是喜還是憂?

一次主持人曾問楊麗萍,一生沒有子女,會不會覺得遺憾?

楊麗萍深情地說,一朵花,一朵雲,一棵草,一陣風都可以是我們的孩子。只要我們開心就好。

有的網友評論說:沒有婚姻的女人一生是孤獨的,沒有孩子的女人是不完整的,

甚至對于外界的否定,楊麗萍不止一次強調人生是自己的。

楊麗萍認為有了女性就有男性,有陰有陽,只有女人沒有了男人,就沒有了生命,

而男女合在一起才有力量,才有生命。所以每個女性都有自己的能量和存在的意義。

如今當60歲的同齡女人不是在接送孫子上下學的路上,就是在打麻將瀟灑生活時,

很多網友會好奇晚年的楊麗萍會不會後悔?會不會孤獨?

其實楊麗萍除了活躍在舞臺外,生活中的楊麗萍過得非常充實,她平常喜歡刺繡、種樹、養花等小家務。

「我的心態很好,任何時候都挺好,都看得很清楚」,楊麗萍一方面坦然地接受生活,

正視衰老,另一方面她一直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女性特有的魅力與力量。

「我是讓他們永遠活在回憶,好像還生活在那個時候一樣」

在現世人的眼裡,楊麗萍也許是不完整的,可是她卻真真切切讓我們領略到了真正的藝術靈魂,

楊麗萍是瘋還是仙,只留給後人評判了!

當人們說楊麗萍是仙子,是不老女神的時候。

楊麗萍卻回應「說我不老,特可笑。」

作為一個關注票房的藝術家,她不明白人為什麼要衝破世俗,

她從來沒想過要超脫世俗,她覺得掙錢買東西,這是人的本能,是再自然不過的生態。

為了在舞臺上呈現出更好的效果,

楊麗萍可以「閉關修煉」把自己關在舞蹈室裡,

每天就只休息一個小時。

她說,人只要有一股勁,就不會倒下。

跳舞就是楊麗萍的那股勁,

有人問她,她會在舞臺上停留多久,她笑笑說,這個問題早在20年前她就回答過。

舞蹈就是她生命的全部,這是她的心靈寄託方式,也是她精神的追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