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婚內出軌七年!「和原配聯手」把小三送進牢房 「三不愛情觀」斷送整個演藝事業

如意 2021/09/30

在吳秀波人氣如日中天的2018年,有一次他做客高曉松的節目《曉說》。

兩個北京男人大談青春。

當吳秀波說道: 「我是16歲交的女朋友,那時候戀愛還是挺理想化和純真的。」

旁邊的高曉松搖了搖扇子,向吳秀波投來羨慕的目光並打趣道: 「16歲就開始了還純真嗎?」

沒想到當年吳秀波自曝情史的一句話,無意間成為他風流歲月的佐證。

回顧吳秀波的浪蕩情史,那故事還得從1968年說起。

01

吳秀波小時候是典型的「紈絝子弟」。

1968年出生的他,幸運地降臨到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有個鼎鼎大名的外交官父親。

吳父年輕時才貌雙全,不少收穫異性的芳心,光婚姻就有兩段。

60年代初,吳父就離過一次婚,娶吳秀波母親的時候已經是二婚。「離婚」這個詞在當時的年代是極其罕見的。

所以吳秀波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

正是因為哥哥太過優秀,頭頂學霸光芒,才顯得年少時的吳秀波平平無奇,怎麼努力也不起眼。

哥哥成績優異,幾乎不用父母操心就能穩拿全年級第一名,這麼以來媽媽就總愛拿吳秀波跟哥哥做比較,硬是把吳秀波身上的叛逆和不羈都給逼出來了。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有喜有憂,喜的是不愁吃穿,憂的是長期缺愛。

吳秀波8歲的記憶裡,父親總共出場次數在3次以內。母親有固定工作,就把他放在姥姥家養著。

直到8歲那年,父親工作安定下來,這才把他帶進去大院裡住著,跟一幫孩子一塊過著大院子弟的生活。

學霸哥哥大學聯考成績是當年北京市第二名,朝陽區第一名,順利進入北大物理系。哥哥太優秀了,吳秀波對學習卻是抵觸狀態,他逃學曠課,如果非要說對什麼有興趣,大概只有音樂了。

就這樣,吳秀波走上了跟同齡孩子不一樣的路。

02

他15歲就輟學了,心心念念考軍樂隊。一試二試都通過了,終試被刷了下來。拿到成績後失落地往家走,路上順手買了張《北京晚報》,看到鐵路文工團正在招生,于是吳秀波就報了名。

上天給你關了一扇門,定會給你留一扇窗。愛好文藝的吳秀波終于有了好去處。

1984年,16歲考入了鐵路文工團話劇班,跟傅彪、王志飛等人成了同學。開始了從藝生涯第一步,同時青澀的初戀也悄悄地發展起來。

那個年代小年輕們沒有戀愛的場所,大部分人過了20歲以後才懵懵懂懂發展戀愛。

16歲的吳秀波像個「叛逆者」,將早熟發揮到極致。

沒有戀愛的地兒,他就在黑夜裡牽著女孩的手,從北京建國門橋一直走到復興門橋。長長的路上軋馬路、聊天,成了他的初戀記憶,也敲開了男孩對愛情的想象大門。

1985年,17歲的吳秀波生了大病,被診斷為「結腸癌」。

80年代醫術沒現在發達,「腸癌」可是天大的病,連手術費都要天文數字,10萬人民幣(約4.5萬台幣)。

手術切掉了他40公分的結腸後,滑稽的事情發生了,原來是被誤診的,他並沒有得「結腸癌」。

腸子也切了,初戀也丟了,吳秀波的17歲過得無比酸楚。

好在他所在的鐵路文工團是體制內單位,報銷了一切手術費用,相當于沒花一分錢。多少給吳秀波內心一絲慰藉。

這場鬧劇總算是折騰完了。

03

吳秀波十七八歲時個性不羈、生活散漫,在文工團時期幾場重要的演出,因為他個人懶散原因遲到帶給團裡不小的麻煩。

一個天生愛自由的人,長期在按部就班的事業單位裡,變得格格不入,久而久處生出了「逃離」之心。他任性地將每個月26塊5月薪的「鐵飯碗」辭了。

18歲的吳秀波成了無業青年,浪跡在北京街頭思考未來。憑藉對音樂的愛好,他決定到北京各大歌舞廳舉辦的唱歌比賽去碰碰運氣。

一次歌詠比賽,18歲的吳秀波身著白襯衣、白色牛仔褲,如翩翩公子般闖進了一個女孩的心扉。這個女孩叫高維那,她將在四年後成為吳秀波的女友。

彼時的吳秀波通過歌唱比賽,萌生出到歌舞廳當歌手的好奇心。

沒有人脈的陌生環境裡,吳秀波先從月薪10月的歌舞廳報幕員做起。憑藉帥氣的外形條件,這份工作對她而言小菜一碟。

時間久了,他開始對做歌手心生嚮往,因為歌手一晚上就能拿30塊錢。

終于有一天被他逮到了機會,有個歌手因病無法登臺,吳秀波跑到老闆面前毛遂自薦,希望給他一個代班機會。

老闆見他長得俊,就讓他試試看。

舞臺上,聚光燈照射下的吳秀波高達帥氣、清逸俊朗、略帶磁性的聲線,瞬間吸引住了台下觀眾的目光。

初登臺就獲得了喜愛,歌舞廳老闆高興地不行,當即拍板簽他做歌手。

做歌手期間,吳秀波慢慢地摸索到了門路。

當時北京城有四家高檔歌舞廳,匯聚社會各界的名流有錢人。吳秀波跟著歌手們走穴、串場子一個月能賺10000元。

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月入過萬,吳秀波的賺錢能力可見一斑。

北京最高檔的歌舞廳非和平Hoese莫屬,當17歲的女孩高維那再次見到吳秀波時,兩人成了同行兼同事。

高維那情竇初開,對吳秀波一往情深,再次相遇她更加確信他們之間的緣分。

吳秀波帥氣多金,風度翩翩,身邊又怎麼可能缺女孩呢?高維那明知道吳秀波不可能是純情男人,依舊一顆心往他身上撲去。

04

吳秀波成名後概括年輕時的愛情觀,說過一句話: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他說自己是個不懂拒絕的男人,這個性格成了他一生成敗的重要因素。

高維那的運氣同樣非常好,在歌舞廳唱了兩年後,她19歲那年遇到了改變命運的機遇。

被一個日本人看到,隨後日本NHK電視台向她伸出了橄欖枝,邀請她以留學形式赴日演出。

高維那猶豫再三選擇赴日,告別了男友吳秀波踏上了尋夢之旅,兩人開始了異地戀。

吳秀波雖然賺得多,但是年輕氣盛金錢像流水般從他手中溜走。泡妞要花錢、跟朋友吃飯喝酒要花錢,吳秀波幾乎沒有攢到錢。

另一邊,到日本發展的高維那短短一兩年間,就攢到了鉅款,摺合人民幣有幾百萬。並且當時她還就讀于名古屋鈴鹿國際大學念大二。

有一天吳秀波打電話給高維那,一句:我們結婚吧!

高維那戀愛腦上頭,用了三天時間辭職、退學、回北京。

高維那回國後跟吳秀波一起奮鬥,兩人開過美容院、酒吧、公司。做過不少生意上的嘗試,奈何都沒有大的突破,沒賺到錢還賠了不少錢。

最失意的時候,吳秀波在高維那面前表現出了男人的脆弱,他怪自己沒有能力給高維那一場夢幻婚禮。

在吳秀波34歲,高維那29歲那年,他們倆結束了相戀12年刻骨銘心的愛情。分手後不久,吳秀波就結婚了,新娘便是現任妻子何震亞。

不得不感慨吳秀波的感情運好,放在哪個年代都是讓男性同胞們羨慕不已的。在他人生幾個重要階段,遇到的女人都像飛蛾撲火般為他癡狂,有人為他放棄學業、事業、也有人為他放棄整個青春。

吳秀波與妻子相親相愛時分,殊不知遠在湖北荊門的小姑娘陳夢琳、甘肅隴南的張熙,她們將在20年後不約而同地跟這位吳叔叔產生糾葛。

05

吳秀波生命中的「恩人」是90年代紅極一時的女演員劉蓓。

這段緣分起源于吳秀波在歌舞廳唱歌時小有名氣,當時劉蓓經常去給吳秀波捧場,一來二往就將吳秀波介紹給了自己的丈夫——京圈著名製片人張健(張若昀的父親)。

吳秀波跟劉蓓夫妻倆一直保持著友情。直到婚後吳秀波事業接連失敗的時候,劉蓓伸出了援手,帶吳秀波入了行,吳秀波先從劉蓓的助理做起。

在劉蓓的督促下,吳秀波開始注意身材管理,在一些劇組裡跑跑龍套,漸漸打開了局面。

接近10年的龍套生涯,吳秀波一直沒火起來。

事業的轉機發生在2009-2010年,張健製片的年度戰爭大劇《雪豹》裡,除了主演文章、張若昀的精彩出演,觀眾也記住吳秀波。

一部《黎明之前》更是讓吳秀波獲得了金鷹獎最佳男主角。在而立之年獲得成功。

大火後的吳秀波跟海清接連合作了6部劇,還被穿過緋聞,不過雙方一致對外澄清是朋友關係。

同一年,湖北姑娘陳夢琳參加湖南衛視《快樂女聲》,還把名字改成了陳昱霖;甘肅姑娘張熙,也改了名叫張芷溪,通過《開心辭典》邁向娛樂圈。

但吳秀波真正出圈是憑藉與湯唯合作的電影《北京愛上西雅圖》,電影裡雅痞阿貝,深情暖男人設成了吳秀波混跡娛樂圈的獨特秘訣。

此時的吳秀波已經跟小他20歲的陳昱霖開始發展起了「不可描述」的關係。

事業如日中天,賺得盆滿缽滿,家裡外面兩不誤。

妻子何震亞為吳秀波生下兩個兒子,專心做起全職主婦;外面小女友陳昱霖常年跟隨吳秀波出入劇組,做小蜜兼保姆。

吳秀波不吝嗇地滿足小女友的一切物質慾望。

2011年到2018年,陳昱霖花了7年青春在吳秀波身上,當她發現吳秀波在拍攝《軍師聯盟》期間,與劇組一位女演員(疑為張芷溪)有關係時,她選擇曝光這段不倫之戀。

吳秀波的事業遭遇「滅頂之災」,一時間他婚內出G、包Y小女友的新聞傳遍全網。深情人設一朝崩潰。

張芷溪見到爆料後,第一時間發文撇清關係。

最後危機公關,吳秀波妻子何震亞站了出來,夫妻二人合力起訴小三「陳昱霖」Z騙。

如大眾所見,陳昱霖要分手費,吳秀波要她「坐L」。

薑還是老的辣,夫妻二人「這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娛樂圈引起了軒然大波。

2020年11月,有匿名人士曾爆料陳昱霖的獄中生活。

老天爺是公平的,一場桃色糾紛裡,誰都不是清白者。

陳昱霖3年囚禁換來吳秀波的演藝生涯終結,遭到影視行業「封殺」,不再有露臉機會。

2021年春節,陳昱霖已經恢復出獄了。一臉燦爛的微笑,狀態很好。

多行不義必自斃,桃色江湖裡的恩恩怨怨,沒有誰能全身而退。好男人當珍惜家庭,好女人當潔身自愛。

願娛樂圈沒有下一個吳秀波。


用戶評論